笑话幽默->>古代笑话>>笑笑录
素娥要盐


杭州有个叫“素娥”的妓女,为一个盐商所占有。一次,我故乡的黄南谷先生经过妓
院,看见墙上素娥的小像,便在下面题写了一首诗:“淡红衫子淡红裙,淡淡梳妆淡点唇;
只为一身都是淡,将来付与卖盐人。”看到的人无不大笑。


四喜四悲

曾有人作《四喜诗》道:“久旱逢甘雨,他乡遇故知,洞房花烛夜,金榜挂名时。”
成化戊辰年,有个叫王树南的人又分别给四句诗前面加上“十年”、“万里”、“和
尚”、“教官”等字,众人听了无不捧腹大笑。万历壬辰年,又有人增加文字:“甘雨”
又“带珠”,“故知”添“所欢”,“和尚”成“附马”,“教官”得“状元”。一时之间,
大家认为这喜谑程度已无以复加了。谁知又有个将四喜诗改成《四悲诗》:“雨中冰雹败稼,
故知是索债人,花烛娶得石女,金榜复试除名。”见到的人认为更为发噱。


坐着挥扇

顾应祥的官职做到巡抚。一年夏天,他在家里居住,有下属前去拜访。他就叫老奴仆扇
风,那老仆拿了张小凳子坐在后面扇扇子,顾应祥浑然不卸,后来发觉了,就质问老奴不恭。
老奴说:“您有风吹凉就是了,管我是坐还是站呢?”众人大笑。


颠倒阴阳

闽中一个医生姓阴,他妻子叫阳氏,人们笑称他们是“颠倒阴阳”,又戏称他们的儿子
叫“阴阳生”。


晋见上司

一个举人走门路做了山东某县县官,初次去晋见上司时,仓促间不知如何应酬,突然问
道:“大人尊姓?” 上司对他的无礼和无知十分惊骇,勉强笑道:“姓某。”
那县官低着头想了好久,又说:“大人的姓是百家姓里没有的。”
上司更加惊骇,说:“我在旗下(满族)你不知道吗?”
县官又起立问道:“大人在什么旗?”
上司答道:“正红旗”。
县官说:“正黄旗最好,大人为什么不在正黄旗?”
上司大怒,问道,“你是哪省的人?”
县官答道:“广西。”
上司说:“广东最好,你为什么不在广东?”
县官愣然不知回答,只得告辞退出。第二天就被勒令去职回家。


叫声公公

有个富翁的孩子头戴一顶珍珠帽,可值数百两黄金。奶妈正牵着他立在厅堂上玩,忽碰
到一个穿戴整齐的人走进来,对孩子说:“叫我公公。”
奶妈也说:“宝宝叫声公公。”那人又说:“不叫公公,我要拿你的帽子。”说着拎起
帽子开玩笑道:“不叫公公,要把你帽子拿了。”边说边把帽子放到怀里,慢慢走下台阶。
又说:
“真的要把帽子拿走了。”到庭院后径自大步走出门外,又回身喊道:“不叫公公,拿
了帽子不回来啦。”
奶妈又对孩子说:“宝宝叫声公公,公公就好还你帽子啦。”她还以为那是乡里的长辈
在同孩子开玩笑呢。等了好久不见那人进来,奶妈跑出去一看,那“公公”已经无影无踪了。


瓜贩作诗

有个叫顾骑龙的,相貌长得很丑陋,可性格温和,喜好读书,哪怕是缺损书角的书,也
宝贝得像玉璧似的。他喜欢写诗,往往随口说出就极有味道。
一次,他贩西瓜卖,有人用《卖瓜》作题目考他,谁知他应声吟咏道:“郎君今日卖西
瓜,西瓜只只都不差。包拍大红兼蜜练,竹炉不用再煎茶。”
人们听了赞叹不已,顾骑龙兴致更高,把他的近作也朗声读了出来:“佳人独宿千千万,
才子孤眠万万千;老天若肯行方便,两处牵来一处眠。”人们不禁大笑。


杜康夫人

酒客们商议要建造一座杜康庙,用来纪念造酒的祖师爷杜康。开工破土的时候,忽然掘
得地底下一块石碑。当时大家都已吃醉,见石碑恍忽有“同大姐”字样,就建议添造一间后
房,让这“杜夫人”安息。
寺庙落成后,请县官擎香焚拜。县官到后房看见石碑,大吃一惊道:“这是周太祖石碑
啊!便忙叫人将它移到庙外去。
县官夜里忽然梦见有个头戴大帽的人来感谢道:“我是前朝周太祖,错配杜康做夫妇,
若非县令亲识破,嫁个酒鬼一世苦。”
竹笋炒肉
曾经有人抄录东坡诗句:“无肉令人瘦,无竹叫人俗。”后续两句:“若教不瘦又不俗,
顿顿有碗笋炒肉。”


县官行令

江南无锡县官卜大有擅长开玩笑,听说新任宜兴县官有口才,想要难难他,便同武进县
官预先商量了酒令。一天,卜大有宴请他俩,举起酒杯说:“两个火是‘炎’,这不是盐酱
的盐;既然不是盐,为什么添了水就变淡了?”
武进县官说:“两个日是‘昌’,这不是娼妓的娼;既然不是娼,为什么开口便唱?”
宜兴县官说:“我也有酒令,只怕说出来冒犯卜老先生。”
两人齐声说:“请说说。” 他就说:“两土为‘圭’,这不是乌龟的龟;既然不是
龟,为什么添了卜成卦?”(古时用龟骨占卦。)两人听了大笑。


怕老婆诗

有个怕老婆的人常常对老婆下跪请罪,有人就戏改《千家诗》中一首诗嘲笑道:“云淡
风轻近夜天,傍花随柳跪床前。 时人不识我心怕,将谓偷闲学拜年。”


父母何物

我在某县审阅童生考秀才的卷子,那考题是“父母在”三字。一张考卷上答道:“父母
是何物?”我不禁笑了出来,就在卷上批了一行字:“父是阳物,母是阴物。阴阳不和就生
了你这个怪物!”


嘲庸医诗

有人开玩笑,修改唐代诗人孟浩然的一首诗赠给医生道:“不明财主弃,多故病人疏”。
(两句意为:我这个没本事的人,财主顾客都弃我而去;因为多有事故,所以找我医
治的病人越来越少了。)


土产土娼

广东西部贺县有类香菇,土名叫兰花菇。 一次,中丞巡察到贺县,询问该县有没有
土娼(地方上的妓女),县官以为问是土产,
便答道:“有,叫兰花菇。”中丞大怒道:“为什么不驱逐、取缔?!”县官这才恍然大悟,
急忙解释,旁听者都大笑,中丞也大笑,因为“兰花菇”三字很像妓女的名字啊。


偶得妙句

唐代诗人周林作诗,在旷野苦苦构思,碰到一个樵夫,周急忙揪住他叫道:“我得到
啦!”那樵夫大吃一惊,挣脱手臂就跑,周林却慢慢地说:“妙诗,妙诗!”原来他在构
想一首《古墓诗》,正为结尾两句犯难,偶而碰见樵夫,灵感一动,吟道:“子孙何处闲为
客,松柏被人伐作薪。”


他人鞋底

宋朝的杨亿,曾执笔写作公文,常被执政的大官点划删改,他很是愤愤不平。便拿来文
稿,将高官涂抹处又用浓墨全部抹去,做成鞋底草样,在旁边题写小字道:“世业杨家鞋底。”
别人惊奇地询问,他就说:“这是别人脚迹。”一时传为笑谈。


菜肴诗名

有个人要设宴招待朋友,可惜搜遍口袋只有8文铜钱,十分尴尬。老佣人说:“容易办
成。”便拿6文买了两只鸡蛋,1文买了些韭菜,一文买了豆腐渣。
老佣人端出第一盘菜,是韭菜面上铺两只蛋黄,他说:“这叫做‘两个黄鹂鸣翠柳’。”
又端出第二盘菜,韭菜上是一圈蛋白,说:“这叫‘一行白鹭上青天’。”第三盘
菜是炒豆腐渣,名称叫做:“窗含西岭千秋雪。”第四道菜是清汤上浮动着两个蛋壳,取名
为:“门泊东吴万里船”。
老佣人说:“我喜欢杜甫这首诗,所以做的菜肴凑上这四句诗,成其文雅,请不要嘲笑。”
主人十分高兴,客人也重重奖赏了他。


布医先生

外祖父生病时,医病的都是庸医。有个姓郑的医生,名气很响,而医疗技术尤其平庸。
医疗数月,外祖父的病情反而加重。后来只得请陈修园来诊治。他查阅了医生们开的药方,
说:“都是被这班庸医们医坏的!”他还特意在某药方后批道:“市医(市街上的医生)伎
俩,大概相同。” 过了几天,医生们见到陈修园的批字,全都脸色沮丧,独独郑某把
“市”看成“布”,发问道:“陈某为啥叫我们是布医呢?”
众人暗暗发笑,便称呼郑某是“布医先生”。


父为子民

张兰舫治理福建,兼任闽浙总督。他的父亲闲居在家,亲友前去恭贺,张父嗔怪道:
“想不到我做了儿子属下的小民,你们为什么要贺喜啊?”众人一时将此传为佳话。


得名来由

一天,林凤梧拜会纪文达,纪问:“你取名凤梧有什么来由吗?” 林答道:“母
亲生我时梦见有只凤凰栖息于梧桐树上,所以才提此名。”
纪文达叹道:“您母亲的梦可说是美妙的了!假使不幸而梦见鸡盘旋于芭(谐音“巴”)
蕉之间,那么你的名字就很难听啦!”
林凤梧边笑边说:“你真会恶作剧。”


想妻对联

某童生到郡城去考秀才,偶然想念起妻子来,便戏写一副对联,自寻乐趣:“充无
罪之军三百里,守有夫之寡二十天。”
同学看见,传为笑话。


嘲老童生

某童生年纪已有80岁,督学官询问他四书五经里的文章,他大多不记得。有人嘲笑
他,作了一副对联:“年纪八十尚称童,可云寿考(可说是长寿了);到老五经犹未熟,
不愧书生(又指对书籍生疏)!”


辩说妒妇

有人为醋性很强的女人辩解道:“丈夫放纵情欲,有个严厉的老婆约束他,也称是‘动
心忍性’(克制情欲磨砺操守)
吧。所以谚语说得好:‘到老才知妒妇功(功德、功劳)’。”大家觉得此话中肯。
但有一位不服者笑着驳斥他:“你知道人怎样爱护牲畜的吗?白天喂养它们,夜里将它
们关在栅圈里备加防护,唯恐豺狼虎豹来袭击偷吃。这难道真的是爱护它们的生命吗?不过
是为了自己宰杀享用的需要罢了。妒妇不就像这样吗?”众人大笑。


扛抬鼻头

吴下(现苏州)称奴仆叫“鼻头”。嘉靖年间,王氏有个奴仆叫吴一郎,偶然暴富,用
钱买得一个官职,目空一切,骄横异常。
一天,他乘坐四人扛抬的轿子赴宴,举人张伯起很厌恶吴一郎的嚣张气势,编了个“关
白”故事来挖苦吴一郎。
张伯起对吴一郎说:“最近听说关白已经拎捉到了。”吴一郎询问详情,张伯起说:“
关白本是一个怪物,身长几十丈,腰有百围粗,斩下它的头,也有几千斤重。”
吴一郎说:“哪会有这事呢?” 张伯起说:“就是一个鼻头也要用四个人扛抬才行。”


好色如僧

李屏山同雷希颜、张伯玉聚宴、游玩。李屏山喜欢喝酒,雷希颜喜欢吃菜,于是相互戏
笑道:“屏山爱酒如蝇,希颜见肉如鹰,伯玉好色如僧。”说完一起大笑。


十年窗下

北宋政府南渡后,因为疆土狭小,所以大批官吏一时不能实任官职。有的等候十多年也
不能任职,往往以耕田或教书来谋生。所以当时流传这么一句话:“古人说‘10年窗下无人
问,一举成名天下知’;今天是‘一举成名天下知,10年窗下无人问’啊。”


“良知”颜色

一个青年向王阳明求学,开始听到“良知”这一词时,便冒昧地问:“‘良知’是黑色
还是白色?”众人大笑,那青年羞得满面通红。
王阳明慢慢说道:“‘良知’不是白色也不是黑色,它的颜色是正宗的红色啊!”


三个不要

有个年老的县令,在县府大门前写了三个大字:“三不要”,下面还作了注释:“一不
要钱,二不要官,三不要命。”
第二天早上,他出去察看,只见注释下又给人每行添了两字:“一不要钱”下添写了
“嫌少”;“二不要官”下添写了“嫌小”;“三不要命”下添写了“嫌老”。老县令恼羞
不已。


父浴子睡

金圣叹去拜会友人,那朋友以洗浴为由婉言谢绝。金圣叹又探访他儿子,儿子又在睡
觉。金圣叹叹了口气道:“老子还在狱(谐音‘浴’)中,儿子又做了罪(谐音‘睡’)
人啦!”


伯虎写对

唐伯虎有次代某商人写了一副对联:“生意如春意,财源似水源。” 那人不满意,
说对联意思必须显而容易理解的才好。
唐伯虎就重新写了一副:“门前生意,好似夏月蚊虫,队进队出;柜里铜钱,要像冬
天虱子,越捉越多。” 某商人才十分高兴地告别而去。


改崔灏诗

明朝时,京城的士大夫在冬天都用貂皮做成套子,套在帽子上御寒,称做“帽套”。
一天,某官骑马去拜访朋友,有个骑马的人经过他旁边,顺手抢去帽套。第二天,某
官去办公,将情况告诉同僚。
有人就改写了崔灏的登黄鹤楼诗赠送给他:“昔人已偷帽套去,此地空余帽套头。帽
套一去不复返,此头千载空悠悠。”
众人大笑。


老枣树班

掖县张某同中丞胡某是儿女亲家,胡家养有一个戏班子。
一天,张胡两家夫人宴会,张某对胡某说:“听说尊府梨园(戏班子)最好。”
胡某不知“梨园”含义,随口谦虚地答道:“怎么称得上梨园呢?不过只有几棵老枣
树罢了。”
左右都掩嘴暗笑。人们便称胡氏的戏班叫“老枣树班”。


毛氏评诗

萧山毛大可不喜欢苏东坡的诗。汪季用就举出苏诗“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暖鸭先
知”为例,游说道:“这样的诗难道不是妙句吗?”
毛大可愤然不平地说:“春天水暖,鹅也先感觉到了,怎么苏东坡只单单说鸭呢?”
旁边人听了捧腹大笑。


杨凭查偷

唐代诗人杨凭有个表弟,因偷抄了他的诗而获取功名。杨凭知道后十分愤怒,责问表
弟道:“我的‘一一鹤声飞上天’,你有没有偷抄在试卷上?”
表弟答道:“知道阿哥最珍爱这一句诗,我不敢偷。”
杨凭神情有所缓和,说:“这样还可以宽恕。”


“似我”匾额

吴中有个监司,曾经写上“似我”两个大字配置匾额,放在无锡惠泉上,自夸个人操守
品格犹如泉水一样清澈纯洁。以后他再去惠泉游览,忽见匾额已不在了,便生气地责成寺庙
和尚搜索,原来匾额已给读书人移到厕所里去了。


美女有力

王忠肃为人严肃,不喜欢嘻笑,偶尔说笑话,也一定寓有规劝警告的深意。
一天,他看见一个大臣目送美女,美女走远了,那大臣还频频回头凝视。王忠肃就说:
“这个女子很有力量。” 大臣问:“先生怎么知道呢?” 王忠肃笑道:“这是显而
易见的事,不然,您脑袋怎么总被她远远扯拉向后转呢?”


儿坐下首

郭进很有军事才能,带兵打仗屡立战功。一次,他在城北建造房屋竣工,就设宴邀集亲
友庆贺,造屋工匠们也应邀赴宴。郭进将工匠们的酒席设置在厅东,子侄们的酒席设置在厅
西。
有人便说:“儿子们怎能同工匠们并列在一起,而且还位处下首(古人以东为上首)?”
郭进指着工匠们:“他们是造屋的人。”又指指儿子们:“他们却是卖屋的人(暗含将
来败家之意),所以应该坐在造屋人的下首啊。”


妓女笑话

举人阳少南到某县游览,同某妓女亲近相好,当时妓女还是少女,过了几年,他重新到
某县,这时他胡须老长,那女子亦成了大姑娘。
一天,他同友人去看那女子。阳少南对她笑道:“女儿家天天亲近男人,所以容易长大
啊。”
那女人也不甘示弱,上前捋住他的胡须笑道:“虬髯公难道也是天天亲近女儿家而变老
的吗?”
大家听了相对一笑。觉得妓女的话虽然是笑话,其实足够使人猛然觉醒的啊!


徐晞妙答

兵部尚书徐晞是从普通差吏出身而逐级提拔上来的。一天,他与某状元一同走进学宫,
某状元指着孔子肖像说:“你认得这位老先生吗?”
徐晞说:“怎么不认得?可这位老先生不是科甲(参加科举考试而获取进士功名)出
身的。”某状元尴尬得难以对答。


姚江学术

有个督学考问监生:“什么叫姚江学术?”(姚江的一家之说。)
监生答道:“有人说姚的学术胜过江的学术,有人说江的学术胜过姚的学术,两说并
存,似乎难以分辨它们的高下和优劣。”
督学只能啼笑皆非。


屠儿作文

有个屠夫的儿子攻读诗书,要想做官。
一天,他向某某太史请教文章,太史评论他的文章说:“有骨力,有斤两,放在案头
上,反复咀嚼也不讨厌。”明为赞扬,实为讽刺。 屠夫的儿子却十分高兴,拿了文章
向乡亲们夸耀。有个人忍不住向他直率地指出太史说
话的寓意,屠夫的儿子非但不听,反而生气地斥责那个说真话的人。


杜诗评文

有个贡生善于说笑。一次,读了别人的文章引用杜甫绝句评论道:“两个黄鹂鸣翠柳,
一行白鹭上青天。”别人惊问原故,他答道:“上句就是指那文章——只听到它白白地叫
得好听;下句是指那文章模糊不清。”大家佩服贡生评文的技巧。


再打三斤

有个县官整天喝得大醉。一天午后,喝完一壶酒,正要叫公差再给他买些酒来时,忽
听得外面有人喊冤枉。他非常恼怒,传令升堂,吆喝公差拿板子敲打喊冤的人。
公差问:“打多少?” 他醉醺醺地伸出三个指头说:“再打3斤!”


多付饼钱

有个顾客问饼店老板:“饼多少钱一个?” 老板答道:“一钱一个。”
顾客一连吃了几个饼,按价付了钱。老板说:“饼是面做的,你还应付面钱。”顾客
随即付了面钱。
老板又说:“饼不要柴草烧和水调拌吗?你还要付草钱和水钱。”顾客又立即付了草
钱和水钱。 老板说:“饼还要人工做。”顾客又付了钱。
顾客回到家里,想了想,笑骂自己道:“我真戆啊,付了那三种钱,就不该再付饼钱
了啊!”


报告灾荒

荒年,农民向官府报告灾情。 官老爷问麦子收成多少,回答说:“只有三分收成。”
又问棉花收成,回答说:“只有二分收成。”
再问稻子收成,回答说:“也只有二分收成。”
官老爷大为生气:“这就有七分收成了,还来捏造欠收吗!”
农民又好气又好笑,便说:“我活了100多岁,实在没见过这么大的灾荒。”
官老爷问:“你怎么会有100多岁?!”
农民答道:“我70多岁,大儿40多岁,二儿30多岁,合起来不就是吗?”
这么一说,引得哄堂大笑。官老爷被笑得红了脸。


蔡京之孙

宋朝的权臣蔡京有几个孙子,从没见过种庄稼。
一天,蔡京开玩笑地问他们:“你们每天都吃白米饭,试着对我说说,这米是从哪里来
的?”
一个孙子说:“这米是从舂米的石臼里出来的。”蔡京哈哈大笑。
另一个孙子想:京城里的米都是用席子包运来的,所以接口说:“不对,我看见它是从
席子包里出来的。”


少陵可杀

乾隆年间,司业(官名,协助国子监祭酒,负责监务)林谦之与正学(官名,相当于府
学的教授)彭仲举游天竺,一块饮酒论诗。两人谈到杜甫诗的妙处时,就醉醺醺地说:“杜
少陵可杀。”(可杀:真使人满意。可:可意。杀:煞。)有人在隔壁听见,便到处去告诉
别人说:“有一重大事件,林司业与彭正学在天竺谋杀人。” 别人问:“杀的是谁?”
这人说:“是杜少陵,不知是哪里人?”


熊掌当菜

先生叫学生解释《孟子》中的句子“熊掌亦我所欲也”意思。
一个学生写道:“早晨吃饭,下饭菜是熊掌,晚上吃饭,下饭菜是熊掌。”
先生笑道:“我老夫从来没能得到一小块熊掌尝尝鲜,你却能把它当小菜吃。”学生们
哄然大笑。


不管吃醋

海丰有个官吏叫张穆庵。一天,乘坐马车驰出官府,一个老太跌跌撞撞拦住车子告状,
说丈夫讨了小老婆不再理她了。张穆庵大笑,呵斥她让路,说:“我是卖盐官,不管人家吃
醋事!”


不白之冤

陈句山先生已有60多岁,而头发胡须却都是黑的。
朋友裘文达开玩笑地说:“如果用年龄为标准来衡量,您的头发胡须可说是抱冤受屈了!”
陈惊问原故,裘回答道:“它们蒙受了不白之冤呀。”


大人奸滑

某宰相权势显赫。有个姓张的富人,为了攀附他,先是同他的堂弟结为儿女亲家,挤进
了做官的行列,然后又说:“现在,你的堂兄同我也是姻亲了,倘若通过你能去谒见他老人
家,真是幸运呀。” 那堂弟说:“谒见很容易,就怕你不会说话,招灾惹祸。”
富人说:“您只要肯教,我一定牢记不忘。”那人便教他如何寒暄,如何颂扬,并要他
复述数遍,确实不错了,便为他先行引荐,富人得以拜谒宰相。
宰相说:“恭贺你中年开始做官,我老夫也感到光采。” 富人一听不知如何应对,
急得面红汗出,局促了好一会才说:“久仰大人老奸巨滑,被朝廷内外敬畏。”
宰相大怒,拂袖进房,家仆把他轰出相府。


“古砖”寿礼

毕秋帆在陕西做巡抚,过60岁生日时,部属奉送寿礼,他全部拒收。
有个县官派家仆送上20块古砖,砖上面刻着制作的年代,原来是秦汉的文物。毕秋帆
十分高兴,对来人说:“寿礼我概不接收,唯独你主人的东西非常称我之心,所以留下。”
那家仆跪下如实禀告道:“我家主人为庆祝大人寿辰,特地召集工匠在县署制造石砖。
主人亲自监工,挑选这些最好的古砖呈献大驾之下。”毕公大失所望。


红面赴会

某人平时多忌讳。家里每逢节日庆贺,他总是崇尚红色,客人如骑白马赴宴,绝不准
许牵进自家马棚。
有个少年客人擅长说笑话,便用红粉涂敷面部赴会,主人非常奇怪。少年说:“我知
道你讨厌白色,所以我不敢用白面孔来讨没趣啊。”
满座哄笑,主人惭愧,从此改掉了避忌的毛病。


染布工钱

某人买了一匹布,用去150文钱,请染店将它染成青色,价钱要300文。染好后,过了
一年多都不能拿出来。染店老板倒反揪住布主的衣襟责问道:“你欠我300文染布工钱,
为啥久久不给?!我要到官府告你!”
布主跪地求情道:“我的布钱值150文,我再给你150文,这样总可饶恕我了吧?”
老板拿到钱后才放了他。


开挖义井

周益公的夫人生性妒忌。一次,有个婢女为周益公看中,十分喜爱。夫人吃醋,就将
婢女绑在庭院里。
当时,正当盛夏,周益公经过院子,婢女向他要水喝,周益公就捧出热水给她。恰巧
夫人在屏风后偷看到,大声叫唤道:“好个堂堂相公老爷,竟然为女佣人拿茶水!”
周益公尴尬地笑道:“你没有见那些开挖义井(一种慈善事业:投资挖井解决乡里食
用水)的士绅吗?”


是瞎子诗

唐代诗人孟浩然有首著名的五绝:“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鸟,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
少。”有人拍案叫绝,不时摇头晃脑再三吟诵;偏有个人不以为然,说:“这是瞎子诗嘛。”
听到此话的人一时哑口无言。


油著油著

杨勤农夜里读书,有只老鼠忽然跳进书桌上的油瓶里。杨勤农慌忙拿了块木板覆盖瓶
口,只见它突然跑出,一边围着书册跑,一边仿佛像说人话的叫:“油著油著。”(有油
有油) 杨勤农无可奈何地苦笑道:“我就躲开你吧。”
有次,他去街市,只见人头簇拥,不能通过,便灵机一动,做出拎着油瓶的样子,连
声喊叫:“油著油著。”人们纷纷避让,他终于得以通行。


落选诗歌

唐青臣写了一首下第(科举考试落选)诗,很是诙谐:“下第远归来,妻子色不喜;
黄犬恰有情,当门卧摇尾(表示欢迎主人归来)。”朋友们读了无不掩口而笑。


咏眼镜诗

有人写了一首题名《咏眼镜》的诗:“长绳双耳系(古代眼镜用绳子牵攀于耳轮),
横桥一鼻跨。”
有人看了就接口道:“终日耳边拉短纤,何时鼻上卸长枷(刑具)?”


诗有糖气

有人写了首诗,自觉不错,就拿去给仲小海看。仲小海说:“诗是写得好的,可惜
太甜了点。” 那人惊异地说:“为什么?”
仲小海答道:“有唐(唐诗,谐音“糖”)气,怎么不甜?” (讥讽他模仿唐诗。)


蔡子打油

蔡芷衫喜欢自称“蔡子”(“子”,古代时道德文章都好的男子的美称)。一次,他
写了首诗给汪用敷评论,汪看了说: “这不过是首打油诗哩。”
蔡芷衫十分恼怒,说:“这是《昭明文选》正宗体裁,怎么说打油?” 汪答道:
“蔡子(谐音“菜子”)不打油,拿什么去打油?!”


妻卧僧房

尚书霍韬想拆除寺庙建筑自家的房屋,就唆使县令驱逐和尚。 和尚便在墙壁上题
写了两句诗:“学士(霍韬是读书人)
家移和尚寺,会元(霍韬的字号)妻卧老僧房。” 霍韬见了内心惭愧,就取消了
拆庙建房的计划。


邱生妙语

常州天宁寺的和尚死后,寺里对前去吊丧的人,都有重礼赠送,称为“程仪”。
有个姓钟的乡绅家里死了人,也仿效天宁寺的做法。读书人邱某因为形体矮小,人们称
之为“邱的笃”。他与钟乡绅素不相识,只因贪图钟的礼物便前去吊丧,短短几天内去了四
次,领了四次礼物。
主人惊讶问道:“先人(对死去长辈的尊称)健在时,我们从没来往呀。” 邱的笃
说:“死人肚里是晓得我的!”众人捧腹笑倒。


一点网 | 一点开心